第四十三章 复仇天使

  “张点点?”钟子柒喊了一声张点点的名字,但她就好像傻了一样,根本没有回应。

  不知道为什么,那一刻我居然想到了一句话。

  尸仙娘娘连环索命,五行献祭之日,便是回归人间之时!

  我惊恐的站起身来,打量着床上的那道身影。可那种让人恐惧的感觉很快就消失了,张点点朝我的方向挤出一丝笑:“谢谢你们。”

  说完,她就睡过去了。

  或许这只是我的错觉吧……

  慕容清烟在那头喊我的名字:“丁隐,是张点点醒了吗?”

  我点点头:“嗯,醒了。”

  慕容清烟松了一口气:“那就好,明天我来接你跟钟子柒录口供,还有个人,想当面给你道歉。”

  “道歉?”我有些奇怪。

  然而就在我答应下来,正准备挂电话的时候,那头突然传来了一声尖叫。

  我立马喊了一声慕容清烟,问她怎么了。

  慕容清烟来不及跟我细说,只是留了一句:“阿姨自杀了,身边留下了一张自白书!”

  “自杀了?”还不等我再问,那头便传来了电话挂断的嘟嘟音。

  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我的心中居然升起了一抹悔恨,如果不是我,阿姨不会这么早被抓到,更不会选择自杀。

  钟子柒拍着我的肩膀:“这又不怪你,阿姨毕竟是凶手,杀的人再坏,她也是凶手啊,你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。”

  我烦躁得抓了一把头发,钟子柒继续安慰:“放心,警-察发现得早,阿姨会没事的。”

  “不行,我要去看看。”我再度起身,朝他说道:“这样,你先看着张点点,有任何紧急情况,就按上面那个铃,夜班护士会第一时间赶到的!”

  钟子柒胆子很小,尽管不愿意一个人留在医院,最后还是答应了:“那你早去早回。”

  我用力点了下头,然后就打算离开。

  出去的时候,我顺便带上房间门。然而就在那一瞬间,我清楚的看到,张点点的眼角有一道晶莹的液体流下,枕边散乱的头发不知何时被她扎成了双马尾!

  来不及想太多,我冲下楼,拦下一辆空出租。

  二十分钟以后,我赶到了静川市警-察局。

  只不过进去就被拦下了,后来是找了林队,他放我进去的。

  当时林队跟刘法医他们都在场,慕容清烟红了眼眶,啜泣得说道:“阿姨已经走了。”

  她留给世间的只有一封血书。

  她老实交代了自己所做的一切,谢娟是被她骗到小树林以后吊死的,汪淼则是被溺死在了人工湖,之后又拖回了寝室。

  因为她是清洁工,可以自由出入宿舍,这一切更是方便了她的恶行。

  炎亦铃,温出尘,则是她对仇人的报复!

  浴室的天然气是她搞坏的,高温出水的同时,还发生了煤气泄露,炎亦铃本来就精神恍惚,担心自己会成为尸仙娘娘的下一个目标。

  在高温的环境下,那些滚-烫的水被她的身体以为是烈火,这才出现了被火烧的体征。

  至于温出尘,就更简单了,骗她进行包包交易,就乖乖出来了。

  然后便成了滋养那丛曼陀罗最好的养料。

  “曼陀罗是象征着地狱的死亡之花,花开烂漫之时,便是冤屈之人开始复仇的时刻!”

  “丁隐,谢谢你,让那两个恶人亲口承认了对珊珊的霸凌,让所有人知道,正是因为校园暴力,才诞生了尸仙娘娘。”

  “而那些想要继续校园-霸凌的坏小孩呀,我会一个一个得找到你们,你们是如何伤害别人的,自己就会遭到如何的惩罚。”

  “到那个时候,我希望可以看到你们真诚的忏悔……”

  清洁工阿姨用钢丝割破了自己的手腕,曼陀罗花的汁液渗入进去,一点点帮她成为复仇天使。

  慕容清烟告诉我:“我有个当作家的朋友,笔名叫道门老九,虽然不能透露细节,但这个案子我会拜托他写在小说里。”

  “希望那些热衷校园暴力的小孩,可以生出一颗畏惧之心!”

  原来她也明白了阿姨的用意,阿姨是想用自己最后的死,做点有意义的事情,与其被审-判,不如自己了结,然后警醒世人。

  林队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:“小隐,清烟跟我说了,几乎所有线索都是被你找到的,案件推理几乎跟真相一模一样。”

  “真了不起,我好像看到当年的宋阳了。”

  “不,是比宋顾问还年轻有为!”没想到,这句话居然是一向眼高头顶的刘法医说的。

  刘法医主动跟我握手道:“是我有眼无珠,一口一个小屁孩的喊你,结果你的验尸能力远在我之上,对案子的敏锐难以想象。我有时候甚至怀疑,你就是传说中的:天成之胎。”

  “天成之胎?”这已经是我第二次听到这个词,当初那个法医也是这么说的,但他又说不可能。

  之后我曾问过师父,天成之胎到底是什么。

  师父只回了我这样一句话:“仵作本天成,妙手洗冤屈。”

  “丁隐同学,我因为自己的小心眼,在你同学面前污蔑你是杀人犯,真心对不起了!”

  说完,刘法医便朝我深深鞠了一躬。

  我赶紧扶住他,主动道:“也怪我太热情,这才让你怀疑我跟尸仙娘娘有关,但是好不容易看到有案子,我真的有点控制不住自己。”

  听到这句话,林队忍不住哈哈大笑:“这点真是跟宋阳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。”

  刘法医坚决要向我认错,我勉励他道:“当年叶灵珊的尸检报告,我看过了,其实我发现您比我想象中要厉害多了,很多细节都是被您发现的。您并没有在确认叶灵珊的死因之后就撒手不管了,反而还一一记录她身上原本就有的那些可疑乌青,提出了自己的疑问。说句实话,要不是看到了这份尸检报告,案子绝对不会破得那么快。”

  “丁隐同学,你谦虚了。”刘法医真诚得说道,而后不知道为什么,他的眼睛里泛起了一层湿-润。

  “对啊,当年我也是无比认真的,怎么,一年过一年,到老了反而敷衍了……”

  刘法医无比悔恨。

  当年的他也是怀着一颗为死者伸冤的初心走上法医这条路,可是后来,眼看着身边的同事一个个升职,他却怎么都升不到省厅,心态失衡的他变了。

  他开始变得敷衍,开始嫉妒那些展露麟角的年轻人。

  刘法医迷失了自己的初心。

  直到这一刻,才终于想起,自己当年为什么会成为一个法医,不是想升职,而是为死者找出凶手,抹去他们亲属眼角的泪水。

  “谢谢你丁隐,谢谢你让我终于再一次找到作为法医的热情!”

  说到这里,刘法医看向了林队:“虽然我们都是老搭档了,但希望你不必容情,请按照警风警纪处罚我的渎职。”

  林队很欣慰刘法医的改变,刘法医拍了拍我的肩膀:“丁隐,你确实比我强太多了,我会遵守赌约,在静川大学全校师生的面前向你道歉。”

  “不用不用!”当初之所以打赌,只是想让刘法医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而已,如今他既然已经重新找回了法医精神,又何必在拘泥于这个赌约?

  然而刘法医一直坚持。

  我拗不过他,林队便帮我移了话题:“老刘,小隐确实很厉害,如此一桩离奇诡异的案子居然这么快就被他给破了,要知道他才只有十四,比当年的宋阳还小好几岁。”

  “没错没错,真是毫不逊色于当年的宋顾问!”刘法医在一旁附和。

  我一听他们拿我跟师父比,连忙摆手:“哪里,我跟师父比差远了。”

  结果林队跟刘法医异口同声得否定道:“不,丁隐,单凭尸仙娘娘案中的表现,你几乎可以说是超越了当年的宋阳。”

  “宋顾问可是法医界的神话。”慕容清烟震惊得看向我:“就丁隐,行吗?”

  刘法医不假思索得点了点头:“行的,丁隐是真正的少年天才,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,我相信,他很快就会跟上宋阳的脚步。”

  “甚至觉得,丁隐很有可能会超越宋阳!真的好想看到那一天啊……”


本站网址:http://www.youcookeji.com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,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!